啊!菠萝

“万物都爱我,也恨我不争气”

【锤基】《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》短篇有虐一发完

还好,Loki终究是回来了

Maccha抹茶茶:


愚人节刀片文,短篇一发完。
接雷3结尾。
HE,HE,HE!(没有骗人,真的是)
在二刷雷3后就开的脑洞,断断续续写下来,又改动了一下。
本来决定不发了的,想想写也写了,独虐虐不如众虐虐,诶嘿嘿。
写好有些日子了,为什么选今天发呢,因为今天是愚人节,今天的我不要善良。
尝试了下非流水账的文风,文笔还是尴尬。




《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》
—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

Chapter 1. 不速之客 (银护)
米兰号飞船行驶在外太空,银河护卫队正前往山达尔星。
不知为何,前方障碍越来越多,飞船已经不能全速前行。
“天哪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?嘿,伙计们!”
驾驶员火箭浣熊不禁疑惑,叫来了船上众人,树人格鲁特的视线终于从游戏中转移,看着前方的混乱的景象,这比游戏更吸引他。
星爵皱起眉头,不祥的预感啊。
“等等,减速。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话音刚落,伴随“咚——”的一声以及猛烈晃动,飞船撞上了一个人。不,确切的说,是这位撞到了飞船上。
“Oh my god…”
“这位老兄是谁?”
“他还能活吗?”
“别啰嗦了,先救人。”
德拉克斯把这位不速之客抬到了飞船里,摆正了他的头颅,说:“看样子还没死。”
“上帝,愿他还能救活。”
曼蒂斯看着他满身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伤痕和鲜血,以及脖子上深深的裂痕,难以想象他还活着。
“不论如何,先把他的脖子缝好,”星爵抱着双臂,问:“不过我们这里谁会做针线活?”
几人面面相觑,火箭浣熊默默的回到驾驶位,卡魔拉摊开双手耸耸肩,格鲁特坐下又埋头游戏,曼蒂斯满脸笑容的看着星爵,笑而不语。
德拉克斯实在看不下去,低沉的声音此刻就像明媚的阳光:“我会是会,可是,哪儿有针线?”
星爵从他带的一堆东西里翻出了一个小包,里面还真有针线,真是不可思议。
在船上几人崇拜的注视下,德拉克斯顺利缝好了不速之客的伤口。他自己也点点头表示满意。
星爵对于德拉克斯的手艺啧啧称奇,打趣说:“没想到你还有这门手艺。而且还很娴熟。”
德拉克斯满脸无奈:“吃牢饭的时候就那一件衣服,打架撕坏了总要修补。”
“行了,现在不是讨论谁心灵手巧的时候”,卡魔拉仔细的看了看这人,身披战甲,虽已经残破不堪,也能看出他是名英勇的战士,“曼蒂斯,你能设法让他醒来么?我想,还是要先了解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“好的,他现在还很虚弱,我尽量试试。”
说完,曼蒂斯来到男人身边,伸出右手轻放在他的额头,头上的触须微微摇摆,他感到恐惧与悲伤占据了男人的思想。
“醒来吧…醒来吧…”
咒语念到第三遍,恐惧与悲伤的感情在刹那间停止,曼蒂斯的灵魂被拉入了男人的大脑中。

Chapter 2. 感知之力(曼蒂斯)
她有一瞬间的失重感,在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高高的城墙上,眼前是夕阳西下的场景,黄橙色的太阳余辉透过软绵的云层照耀巍峨的宫殿群,照在面前男人的头盔上,闪着金色耀眼的光芒。
曼蒂斯听见了远方的水流声。
水流围绕着那些宫殿,汇聚到某个地方倾泻而下,不知道会归入哪里。
这里很美,一切都是金碧辉煌的样子,那么耀眼,不似真实世界。

他是谁?

男人拿着一把长枪,笔直的站在前方不远处,像是和她一样欣赏着美景。
有风吹来,墨绿色的披风随风飘起,曼蒂斯看见,贴着腿部的皮质裤子被什么东西割破,露出了里面狰狞的伤口,血液涌在皮肉外结痂,谁都看得出他现在的状况不好。

“你好。”
男人转过身来,依旧站的挺直。
他的身后是夕阳,背光把他很好的藏匿起来,让曼蒂斯看不见他的模样。
男人的头盔像是弯弯的鹿角,她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他略微移动了脚步,用长枪支撑着身体的重量。
“你好。”他又一次开口。
低沉的嗓音摄人心魄,幽幽的传入曼蒂斯的耳里。
“我是洛基,来自阿斯加德。”
他的声音可真好听。
曼蒂斯迈步上前,想靠近这个男人。可她发现,无论走了几步,自己和他之间始终隔着一臂的距离。
“没有用的,你接近不了我,这里是用我神力织成的幻境,一切都在我的掌控。”
曼蒂斯的触角轻轻颤动,她想说话,她有许多问题。
可她张开了嘴,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

Chapter 3. 施幻者(洛基)
尽管他的视线有些模糊,还是能判断出眼前的女孩面容可爱,她头上有对长长的触角,微微晃动。
“你能来到这里,说明索尔得救了,非常感谢。哦,索尔是我的哥哥,同父异母的。”
他靠着长枪的支撑,又转回身去,背对着女孩。
“这里美吗?”
他问。
女孩在他的幻境里无法说话,洛基相信,她会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。
“很美吧?这里就是我们的故乡——阿斯加德,我生活了一千多年的地方。”
洛基伸出手,指了指右边的某个圆顶建筑:“那里是彩虹桥,是阿斯加德通往各个世界的大门。没有彩虹桥,阿斯加德就是个封闭的国度。然而,彩虹桥曾经因为我的原因被毁,为了修好它,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。”
洛基指着那一圈清澈的河流,说:“那里,是通往英灵殿的冥河。神族皇室和英勇的战士死亡后,尸身会乘上一艘小舟,顺着水流往前,国王领头射出带有祷告的箭,送他们最后一程。他们的肉身与灵魂会在瀑布下落处化为点点神火,飞向英灵殿。”
洛基想到了什么,压低声音仿佛在说一个秘密:“噢,我想告诉你,我和他们不同。我死后只会风化消失,英灵殿不欢迎我的到来。”
……
女孩跟着他所指的方向一一看去,每一处都是仙境。
洛基指着宫殿群中间相对平坦的空地,说:“那里是艾达华尔平原。中间最大的那座是众神的集会厅。小时候,我和哥哥,还有哥哥的朋友们总爱在里面捉迷藏,无意弄坏了好多名贵的装饰品,每次都被父亲抓到痛骂一顿,关在黑漆漆的小屋子里悔过一晚。”
“噢,抱歉。我的话未免太多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洛基终止了他的介绍,很久没有再开口。
他在等待那一刻,世界变为黑暗的那一刻。
很快,太阳从西方落下,带来一片夜色。
远处繁荣的宫殿群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亮起美丽的灯光,而是变成了一片火海,火焰的明亮颜色大片大片的冲击着女孩的视觉。
“刚才你看见的,是从前的阿斯加德,现在它已不复存在,消亡在这场大火之中。不要意外,大火也是我带来的,不过这次是索尔的主意哦。”
洛基来到女孩面前,她的表情无比痛苦,眼里掉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。
“小时候的我很调皮,长大后的我无恶不作。我和你说的,只是我曾做过的其中两件,只是冰山一角,呵呵。”
他在黑暗中无声的笑了一下,可真是个可爱又善良的女孩子。
“你怕我吗?”

Chapter 4. 要求(曼蒂斯)
曼蒂斯哭泣并不是因为害怕洛基,也不是因为这么美丽的地方即将燃烧殆尽,而是自内心深处感到了强烈的悲怆。
这是幻境,她在这感受到的一切都是幻境主人的情绪。
男人不知何时来到她面前,两人距离很近,可曼蒂斯仍旧看不清他的样貌。
“我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男人说着,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长枪插进地面,再次表达了谢意:“很感谢你救了索尔,美丽的姑娘。我有一件事要请求你,不,你没有选择,必须答应。”
曼蒂斯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
她并不觉得这个人是他自己所说的无恶不作的人,甚至,从他的话语间能感到他的礼数与教养。尽管他最后的一句话带有胁迫性。
悲戚的情绪完全消失,男人已经平静下来。
“不知你有没有注意,索尔带着一个眼罩,他的右眼是瞎的。你说,作为一个战无不胜的战士,作为一国之主,独眼是不是太丑了?”
曼蒂斯想了想,确实有些丑,于是又点点头。
“所以,我要你把一样东西带给他,帮助他的右眼重见光明。”
曼蒂斯不知道男人指的是什么东西,在原地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。
脚踏实地的感觉突然消失,曼蒂斯一踉跄,浮在了半空中。
男人的长枪也因为地面的消失而掉了下去,曼蒂斯低头去看,下面是漆黑的一片,不知有多深。
她害怕起来。
“抱歉,幻境开始崩塌,我的法力不够了。”
男人靠过来扶稳了她。
或许是因为他法力的耗损,曼蒂斯看见了他的样貌,清楚的看见了。
黑色的头发、绿色的眼眸、高挺的鼻梁、薄削的嘴唇。
他就像壁画里走出来的人物,精致的那么不真实。
他的头盔不知何时消失不见。
“美丽的姑娘,时间不多了,我们要抓紧,取东西的过程有些痛苦,你得忍着点。”
曼蒂斯听不懂他的意思,只见男人低下了头。
瞬时间钻心的疼痛袭击了曼蒂斯,她张开嘴欲大声喊叫发泄,双手抱着头部不停的锤打自己!
剧痛没有持续多久,曼蒂斯感到好一点时,意识到手心里多了一个带着温度,湿漉漉,滑溜溜的东西。
这是什么……
曼蒂斯来不及细想,狂风从远处吹来,周围也越来越暗。
面前的男人拉开披风替她抵挡。
曼蒂斯看见了手心里那团温热的圆形物,吓得浑身都颤抖起来。
男人在他耳边,轻声低语:“抱歉,我知道这很血腥,别害怕,别害怕。我在里面施了法术,你只需要把它放在右眼的位置,眼睛会自动修复,之后请帮他把眼罩戴回去,他现在还不能知道这件事。”
曼蒂斯很奇怪,他刚才才说独眼很丑,现在又说要把眼罩带回去?
“别告诉别人我是谁。现在你该回去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周围变的很安静,不再有风的声音,也不再黑暗。她又来到了高高的城墙上,又见到了夕阳的美景。
男人回到了她无法触及的地方,向她道别。
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谢谢你,再见。”
曼蒂斯的触角感受到他最后的情绪,他有着深深的不舍与思念。
他在夕阳下变成了一座雕像,随着微风吹拂,化为了尘埃,飘向远方。

Chapter 5. 绿瞳(银护)
曼蒂斯的动作像是被暂停住了,一动不动,只有她额头的触角在发着光。
“嘿,曼蒂斯?”
卡魔拉小心的拍拍她,曼蒂斯没有任何反应。
“她不会睡着了吧?哈哈哈…”德拉克斯不合时宜的笑了起来。
星爵叹了口气,十分无语的摇了摇头。
曼蒂斯动了一下,她听见了德拉克斯的笑声,知道自己回来了。
她抬起头,湿润的大眼睛看着平躺在她面前的不速之客。
曼蒂斯左手里的东西提醒了她刚才的经历。
华丽的宫殿群、施幻者的诉说、他精致的容貌、他的要求、他的……眼珠。
他的眼珠!
曼蒂斯握着眼珠的左手垂在身侧,沉重的抬不起来。
她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,胸膛起伏着。放在索尔额前的右手微微施力,念起安睡咒。
“曼蒂斯?你在做什么?”
星爵和卡魔拉面面相觑,曼蒂斯应该念唤醒咒才是。
施咒完毕,曼蒂斯努力的抬起左手,颤抖着打开手掌。
“我被拉入了一个幻境,幻境的主人给了我他的眼睛。”
她揭去他的眼罩。
“噢!我的天!”德拉克斯看到曼蒂斯托着的眼珠,胃部一阵不适。
他的右眼是个空洞,眼珠被整个挖去了。
曼蒂斯按照洛基所说,将眼珠放在了空洞的地方,它触碰到眼窝,残留在里面的治愈魔法开始起作用。
围在桌边的几人都凑过来,一层绿光覆盖在眼珠表面。他们看着眼球生出一根根细小的血管插进空洞周围,看着灰绿色的瞳孔有了大小变化,看着新的皮肤长出来,覆盖在眼球上。
没有多久,不速之客的右眼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,仅留下了一道伤疤。
“哇哦!曼蒂斯,你究竟遇到了谁?”
星爵看见曼蒂斯把眼罩戴回到他的右眼上,疑惑更深。
“我答应了他,不能说。刚才的事,你们就当做没看见吧,这也是幻境主人的意思。”
曼蒂斯重新把右手抚上他的额头,看着她的伙伴们。
“现在,我该唤醒他了。”
三人点头,曼蒂斯闭上眼睛,轻轻念咒。

Chapter 6. 醒来(索尔)
索尔终于找回呼吸,他一下子坐起来,猛烈的喘着气。
“噢——”
他的行为好像吓到了什么人。
索尔的脖子上传来一阵阵疼痛,他一时记不起自己之前在做什么。
索尔发现他在一艘飞船的内部,于是飞快的环视了四周,看见有几个人在他身边。
一个人类模样的男人、一个绿色皮肤的女人、一个全身发红的大块头、一个额头长着触角的女孩子,还有,坐在驾驶位上,回过头来看他的一个…嗯,一只,浣熊。
他动了动双手,并没有被禁锢,说明这些人也没恶意。
——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怎么会在这里?
索尔跳下桌子,走到窗边,看着一望无际的宇宙,脑子里还是混沌不堪。
“你们是谁啊?”索尔回过头,问道。
人类男人给他一个微笑,说:“老兄,这句话应该我们问你。你好,我是彼得·奎特,也可以叫我星爵。”
“索尔。”索尔报上自己的名字。
“哦哦哦!天啊!索尔!你是阿萨神族的雷神索尔?!”浣熊听到他的名号,跳到他面前,不禁激动起来。“你好!我是你的粉丝,你可以叫我小火箭!”
“喂,小浣熊,别忘了你是驾驶员。”
星爵把他拎起来丢到驾驶位上,随即向他介绍了其他几人,和他们是怎么撞到他的。
当他说完,一个长得像根树干的生物,从星爵身后冒出来,用他有些奇怪的声音说:“我是格鲁特。”
“我在唤醒你的时候,感受到你有无边的恐惧,如果你能想起来的话,能告诉我们你的遭遇吗?”
有着触角的女孩,睁着大眼睛,眼里流露着一些哀伤。
索尔陷入沉思,试着慢慢找回发生的一切。

诸神黄昏到来,苏格尔特将阿斯加德毁灭殆尽,海拉与之共同丧生在火海里。
他率领着阿斯加德子民离开故土,打算去地球建立新的家园。
一切本该顺遂,他们会平安降落在地球开始新的生活。可眼前出现的庞然大物却强迫改变了命运的轨迹。
……
他都想起来了。
巨大的战舰、萨诺斯和他的手下、阿斯加德人民、浩克、海姆达尔、瓦尔基里、萨卡星的革命军,还有洛基,他的弟弟洛基。
索尔慌乱起来。
洛基伪造了假的宇宙魔方,用真的魔方把他传送走,还给了他生的能量。
索尔靠在窗边,右手紧捏住护着心脏的护甲,深深的呼吸。

“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不好受,索尔,能告诉我你们遇到了什么吗?”

Chapter 7. 回忆
“把宇宙魔方给我,我能给他一条活路。”
浑身紫色的萨诺斯高扬着头,朝远处的洛基说。
洛基被他的四个手下控制住了,其中暗夜比邻星拿着长枪指向洛基,只要他不听话、耍花样或是擅自动一下,都会被一枪毙命。
索尔被萨诺斯抓着头颅,迫使他抬起头,痛楚从头顶传来,萨诺斯的力气惊人。
即使是这样,他也能看清远处的洛基,抿着他的唇,眼里有恐惧有担忧,还有些晶莹的泪水。
索尔艰难的开口:“不!洛基,不能把宇宙魔方给他!”
洛基眼里显出犹豫,他知道敌方是谁,也知道就算是把魔方给他,他也不会放过索尔。
洛基紧盯着索尔痛苦的脸,他正在想办法,想一个能救索尔性命的办法。
片刻后,洛基召唤出蓝色的宇宙魔方托在掌心间,莹莹蓝光照亮了他充满汗水与血污的脸,索尔好像看见了他的眼泪划过脸颊。
“洛基!你给他我也不能活!听我的快用魔方离开!啊——”
萨诺斯觉得这位人质话太多了,更加用力的捏紧了他的头,就像在捏着玩具。
索尔感到颈部被撕开了,鲜血涌了出来。
洛基看见他的惨状,喝止萨诺斯:“停下!”,他对着萨诺斯高声说:“魔方给你,你放了他!”
“是的,我会的。”萨诺斯笑了,丑陋无比。
洛基把宇宙魔方抛向空中,蓝色的光芒划出一条美丽的抛物线,来到萨诺斯和索尔的面前。
与此同时,更耀眼的光芒包裹住索尔,他听见洛基优雅的声音在耳边温柔的说:“你会活下来的,哥哥。”
他口气是多么笃定。
在索尔被光芒后的黑暗吞噬前,他听见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、萨诺斯怒吼着“杀了他”。
他看见洛基朝他笑着,被暗夜比邻星的长枪贯穿了身体。
“不——不——不!”

你说我会活下来的,那你呢?

Chapter 8. 尾声
“啊!——”
索尔惊叫着从床上弹起来,带起了被子。
他还没喘好气,就被边上的人猛踢了一下。
“哎哟……疼啊……”
洛基被他吓到,冷空气从被子缝隙里进来,他瑟缩了一下身体,把自己蜷成一团。
“你要死啊,大半夜叫什么叫。做噩梦了?”
索尔躺下盖好被子,转头看着洛基气呼呼的脸。
“嗯,做噩梦了。太可怕了,还好不是真的。”
“梦见什么了?”
……
洛基拉了拉被子,听着索尔的诉说,听到最后,不自觉的流下泪来。
索尔拥住他,抹去他的眼泪,亲亲他的眼角,尝到了咸涩的味道。
“喂,哭什么啊,该哭的是我吧?”
“心疼梦里的我不行啊,为了你这傻子不要自己的命,你说他是不是傻啊Brother?!”
索尔一怔,笑笑,又亲亲他的额头:“不傻,那是因为爱。”
“啧…别再亲了你好烦,睡了睡了,好困。”洛基推开他,快速的转过身去。
“晚安。”索尔也转过了身。

两人背对着背,谁也没有闭眼。
索尔的心跳剧烈的撞击着胸口,他说不出此刻有多兴奋。
洛基真的回来了,可他那倔强的弟弟是不会轻易承认的。

没关系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尽管已经用了这么长的时间。

-FIN-



    需要解释吗?请在评论里留下^^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02)

  1. 啊!菠萝Maccha抹茶茶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还好,Loki终究是回来了